脱衣麻将6五歷劫归来-中段


时间:2020/10/16 14:30:11

(五)歷劫归来(中段)

看到观众的目光都集中过来,佩佩似乎更加兴奋的摇起手腕,粗大的按摩棒

疯狂的在溼到不能再溼的肉穴里进出,连我那在肛门内的阴茎,可以感受到按摩

棒的冲劲力道!!

「喔喔喔呜呜呜~~!!大家、大家……都看见小母狗的身体了……一丝不

挂的……淫贱肉体……喔喔喔喔~~!请大家欣赏……小母狗下流的大奶子~!

……下体淫荡欠操的……发臭贱屄~!……还有、还有大鸡巴老公……正在肏的

……骯髒屁眼~!……呜呜呜喔喔~~淫荡欠幹的小母狗……现在……真的爽到

不行了啊啊啊~!!」

佩佩紧闭双眼抬起下巴淫荡放肆的浪叫,左手握着按摩棒,右手紧捏自己的

一粒大奶,整个人非常投入的自慰着,完全不在乎她赤裸的肉体被人看个精光!

小卉看到佩佩有如变了另外一个人,太阳眼镜下方的性感嘴唇露出满足得意

的淫笑,伸出手掌抓住佩佩胸口另一粒肉球,狠狠的用力一捏,五根手指指尖紧

紧深陷白皙的肌肤里头。

「嘻嘻~妳这大奶贱货!第一天上班就这么入戏,真是值得鼓励呢~哎啊~

奶子这么大,怎么挤不出奶水啊!?喷不出奶汁,大家可是会很失望的呢!」

「呜呜喔喔喔~~对不起、对不起~~小母狗的淫贱奶子~~沒有奶水可以

吸~~所以、所以~~请大屌主人~~狠狠的幹死小母狗~~幹到小母狗大肚子

怀孕啊啊~~呜呜喔喔~~这样、这样~~小母狗的淫贱奶子~~就可以、就可

以有奶水给大家喝了啊啊啊~~!!」佩佩有如奴隶般,对小卉忏悔浪叫说。

「是喔~可是这样一来,妳条这母狗是未婚生子耶!怎么办啊!?」小卉继

续追问说,五指更是不客气的胡捏乱拧!

「喔喔啊啊啊~~!!沒关系!沒关系!……要是淫贱的小母狗……肚子大

起来……小母狗就会辞掉工作~~只要大棒主人~~天天餵小母狗吃~~珍贵黏

滑的精液~~小母狗就非常、非常满足了啊啊啊~!!因为、因为……小母狗是

世界上……最淫荡的女人~~身上的肉洞都是要给大棒主人肏坏的啊啊~!!」

佩佩激情忘我的大声淫叫,并宣告自己最深处的生理慾望!!

第一次看到佩佩举止失控的淫荡模样,躲在后座的玲玲语气担心害怕说:「

呜呜~好可怕喔~姊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?~呜呜~」

「喔喔喔喔喔~!他奶奶的熊!这大奶婊子怎么能淫贱到这种地步!?操妳

妈个B!不行了、不行了!一边看人演A片,一边肏不要脸的大奶妹!这感觉实

在是太爽啦~!!幹!老子要射第一砲啦~~!!」

「就是啊!塞妳娘的!我也忍不住啦~!这婊子真是贱到不能再贱了!」

大叔和年轻痞子异口同声的宣洩吼叫,粗壮的双腿激烈的前后勐撞,女大生

和可爱女纷纷被幹的异常淫叫!!

「呜唷喔喔喔~!!大叔、大叔好勐、好厉害啊啊啊~~!贱奶妹第一次吃

到这么硬、又粗的大鸡巴!……呜呜呜呜~~不行了!不行了!贱奶妹冲到山顶

了,到山顶啦~!喔喔喔喔~!接着要升天了、要升天啦~!!」

女大生皱起眉头紧闭双眼、额头上满是大汗,咬紧牙关强忍大叔炮火般的攻

击,下垂的大奶子,更是疯狂的前后摇晃!!

「呜啊啊啊~~!老公今天好厉害、好棒啊啊~!啊啊啊啊~~小淫娃被幹

的好爽、好爽啊啊!!……今晚的大鸡巴……硬的跟怪手一样!……把人家的水

库……都挖破了啦啦~!!呜呜呜呜~~不行、不行!……再幹下去……下面会

坏掉!会坏掉啊~~!呜呜呜呜~~水库要洩洪了!要洩了啊啊啊~!!」

原本娇羞可爱的女孩,现在不但双眼失神上翻,再加上外露的舌头和满是高

潮的红晕,看来也变成了一条极度淫荡的野砲母狗!

不一会,大叔和痞子同时大吼「林北要射了啊!」,女大生和可爱女也跟着

高潮淫叫附和。

「用力!用力!狠狠的肏死贱奶妹啊啊啊啊~!!」

「射进来!射进来!好老公快射进来啊啊啊~!!」

看这大叔幹了这么久,现在才要第一次射精,不愧是砲林高手!再一转头,

先前蹲着帮男大生口交的正妹,一脸古怪的看着大叔他们。

「唉呦~看他们幹的好爽的样子,人家也受不了了啦~」大叔带来的年轻正

妹,忽然脸色淫荡的说。

接着,正妹松开手心的鸡巴站起来并转过身,翘起白皙的肥臀,双手向后扒

开两侧的屁股肉,鲜红溼嫩的阴户正对男大生的面前。

「呃~大姊姊,妳这是……」男大生睁大双眼,表情又惊又喜的问说。

「嘻嘻~就是漂亮的大姊姊免费让你幹啊!这机会可不是常常有的喔~快一

点把鸡巴插进入,不然人家就要找別人啰~」正妹转头淫悦的解释。

「好、好!……谢谢大姊姊!」男大生拼命点头。

奇貌不扬的男大生立即扶住正妹的水蛇腰,将再度勃起的肉棒快速插入正妹

的屁股里,腰部也马上动了起来,脸上盡是淫爽无限的表情!

「唔唔唔~~姊姊的蜜壶,好舒服好棒喔~」男大生满足的叫着。

「啊啊啊啊~~当然……多少人想肏……小贱货的肉穴……今晚就便宜……

你这穷学生了……啊啊啊……不要管这么多……今晚好好的……肏死小贱货……

啊啊啊……小贱货今晚……好想、好想要鸡巴……热唿唿的年轻鸡巴……」年轻

正妹闭起双眼,脸蛋愉悦的享受嫩牛冲撞的滋味!

看着这对酒店正妹和早洩穷学生都能一拍即合,害我也想要过去参一脚……

呃、不是,是眼前这户外打砲营真的是越来越淫乱了!

在这兵荒马乱之际,众多人型母狗的淫浪叫声,又吸引来2、3对到这里准

备车震的男女。随着他们渐渐走近,在昏暗的夜里看清我们这群已经先开幹的妖

精身影后,女方立即睁大双眼、又惊又羞的摀嘴,男方则快速扫过在场全裸的母

狗,脸上全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猪哥表情。

而这一批男女就显得比较被动些,在大叔和痞子不断的热情邀请下,混着现

场糜淫挑逗的气氛,男方才兴奋的脱衣加入,女方则在自己男伴的劝说下,半推

半就的脱下自己的衣服,一起化身成为妖精战士。

他妈的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『破窗效应』吗!?看到有人敢在空旷的野外打

野砲,自己的胆子也就跟着变大起来,然后再一起HAPPY吗!? 囧rz

「喔喔喔呜呜呜~~!好棒、好棒……好多、好多人……小母狗的屁股……

好像越来越舒服啦~!呜啊啊啊~~快来看~大家快来看啊~!看淫荡小母狗…

…又淫又贱的淫屄……被大棒子插坏掉的样子啊啊~!……喔喔喔喔喔~~!!

小母狗又要洩了!又要洩了啦啦~!!」

佩佩亢奋高昂的淫叫,并立刻拔出按摩棒丢在一旁,手指翻开左右两片大阴

脣,另一手使劲的磨蹭花生大的阴蒂,此时佩佩下体的水嫩前庭大开,阴蒂、尿

道口和阴道口全被一览无疑,而高潮潮吹的淫水也毫无阻碍的宣洩而出!!

「呜呜呜呜呜~~!!小母狗喷水了!喷水了!爽到喷水啦~!!请大家观

赏……不要脸的母狗……高潮的淫荡模样啊啊啊~!!……呜呜呜呜……不行、

不可以这样……不要看……不要看……求求你们不要看……小母狗好贱、好贱…

…居然会有……曝露性器官的嗜好……呜呜呜……小母狗以后怎么见人啦~~」

佩佩淫叫声越到后头,声调逐渐变的有些哽咽,对于自己竟然有如此下贱的

性癖,又无法自拔的曝露高潮,激情中带着一丝丝无奈的凄凉!

「他奶奶的熊,看这贱奶婊子自慰,真是越看心越痒,老子好想要用大鸡巴

插爆这欠幹的母狗啊啊~!」大叔眼神忌妒又羡慕的朝我和佩佩看来。

「大叔別说了~那小子都可以开进口名车了,他身旁那几个婊子也看不上我

们吧~」痞子颇无奈的回说。

「唉,也是~不过,咱们今晚也不算亏啦~你的马子看起来颇清纯,但沒想

到吹喇叭的技巧也不差哩!」大叔淫笑说,并满意的看着帮她口交的可爱女。

「嘿嘿~当然,这可是我交过学最快的女友,便宜你大叔啦~」痞子得意的

笑着说,原本被大叔推砲的女大生,正卖力的帮痞子口交。。

「呜呜~滋滋~人家才不要~帮中年大叔口交啦~呜呜~滋滋~味道怎么比

老公的难闻啊~」可爱女表情嫌恶的抱怨着。

「宝贝乖~替大叔服务一下嘛~等一下把大叔的鸡巴吹硬,妳就可以先回去

车上休息了。」痞子温柔安慰他的女友说。

「滋滋~好啦~人家知道了啦~滋滋~」可爱女吃醋的回说,因为她知道等

一下她男友就要和大叔一起合幹她身旁的大奶女学生,但在这羞耻与道德都荡然

无存的气氛下,可爱女也只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等佩佩洩完身,身体一软,一屁股倒在我的身上喘息,在她菊花里的肉棒也

因此动弹不得。我要小卉扶起佩佩再拔出肉棒,随手拿瓶放在车上加油送的矿泉

水,清洗一下勃起的老二后,我从佩佩背后抱住她。

「嘿嘿~佩佩姊刚刚的样子好淫贱喔~好老公看的好爽,现在就餵妳吃真正

的大鸡巴好不好?」我在佩佩耳边低声说。

「嗯嗯……好、好,小母狗最爱大鸡巴了……」佩佩两眼无神的呻吟回答。

在佩佩的首肯下,我先把硬的跟铁棍一样的老二插入佩佩的阴户,再用双手

环抱住佩佩的小蛮腰,双脚站稳,立刻摇起我的屁股勐幹佩佩的嫩穴!!

「呜啊啊啊啊~!!小母狗好高兴……热唿唿的大鸡巴……又塞进发臭的烂

屄!……啊啊啊……小母狗好爽、好爽!……全身都要烧起来了啦啦~!!」

「呜喔喔喔~!妳这只淫荡的母狗!想不到越多人在看,妳就越爽啊!?」

我低吼辱骂佩佩说。

「呜呜啊啊啊啊~!!沒、沒错!!……小母狗就是变态的婊子!……最喜

欢让大家看到……小母狗被到发浪的模样!……喔喔喔喔~!!主人的大鸡巴…

…最喜欢了!……大鸡巴幹的屁股好热、好舒服!……大鸡巴幹的人家……变成

淫贱欠幹的母狗!……啊啊啊啊~!!……请幹死……不要脸小母狗!……请幹

死……变态爱曝露的小母狗啊啊啊~!!」

佩佩激动的放声淫叫,刚刚翻开潮吹的肉屄给大家看的羞耻,似乎想要我这

主人好好的教训教训一番!

「哼哼~少说废话!当老子第一天强姦妳这大奶主播,就知道妳跟玲玲都是

天生淫荡的母狗!往后哪一次老子沒好好的操死妳们姐妹啊!?」我在佩佩的耳

边低声羞辱说。

「啊啊啊啊~~主人、主人说的是……小母狗天生……就是淫荡的女人……

啊啊啊~~小母狗可以被主人强姦……是小母狗的荣幸啊啊啊~!!……啊啊啊

~~小母狗、小母狗……这辈子都离不开主人啦~~」

「喔喔喔喔喔~!他奶奶的熊!咱们可不能输给那小子啊!今晚就把这淫荡

的大学生幹到失禁回不了家啊啊!!」大叔忽然大吼说。

「沒错!今晚就看我们的厉害!喔喔喔~他妈的!这大奶妹的屁眼好紧啊!

老二快被夹断啦~!」

大叔和痞子两人,一前一后的抱起女大生,悬空的肥臀同时吃下两根不算小

的肉棒,光是两个肉洞同时被插,女大生的表情就已经爽到不行,两眼无神的翻

白,舌头无力的挂在嘴唇上,双臂紧紧抱着大叔的脖子。

「啊啊哈哈~~好刺激、好刺激的姿势~~屁股飘在空中~~两根大鸡巴插

的好深、好深啊啊!!啊啊哈哈~~肚子里的内脏~~好像都会被刺穿啊啊!啊

啊啊啊~快、快一点!……把贱奶妹幹翻……就像幹那淫荡的大奶婊子一样啊啊

啊!!」女大生语气有些忌妒的淫叫说!

「他奶奶的熊,老子保证会幹到妳想要去当妓女啦!」大叔得意的淫笑。

接着大叔和痞子商量好,大叔插入时,痞子就退出,大叔退出时,痞子才能

插入,如此一来,就算是两人的简谐速度只有2HZ,但对这大奶女学生来说,

可是超频到4HZ的疯狂速率啊啊啊!!

大叔和痞子的海绵体活塞才启动沒多久,夹在他们之间的女大生就爽到如杀

猪般的疯狂淫叫!!

「喔喔喔喔喔喔~!!!好爽!好爽!好爽啊啊啊~!!贱奶妹要升天啦!

要升天啦!!好美妙的感觉!前所未有的极限快感!!啊啊啊啊啊~!!屁股麻

痺了!麻痺了!大鸡巴会让人触电啊啊啊~!!」女大生歪着头,双唇大开,舌

头伸出一大半,神情淫邪的淫叫着!!

「哈哈哈!看我们怎么肏死妳这淫娃!」痞子得意的大叫。

「对啊!等一下看你的马子要不要也一起来试看看啊!」大叔猥亵的淫笑,

眼神盯着小卉看,似乎在暗示她要不要一起来。

「好啊!等一下我就拖我马子出来,给大叔爽一下!」痞子也有默契的看着

小卉淫笑回答。

对于两人的挑衅,小卉先是一脸冷笑,再转换成傲娇的笑脸,接着冷不防的

脱下她的上衣,解开背后内衣的扣环,技压全场的巨乳立即弹了出来!这对饱满

Q软的F奶,沉甸甸的挂在小卉胸前,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尤其是乳球坚挺

无下垂的外型,更是让在场的女人暗暗忌妒。

小卉把衣服丢进车子里,走到佩佩面前,双手托着自己的双乳下缘,乳头对

乳头的和佩佩的奶子触碰摩擦,性感的双唇还伸出滑润的舌头,神情淫媚的舔着

佩佩嘴角流出的口水。对于小卉竟然会主动和佩佩玩起女女游戏,实在是令人我

不敢相信啊啊~!!在小卉的淫抚下,佩佩也神情暧昧的和小卉互动。

「他妈的!这女人还真是头乳牛!胸前的奶子居然比那大奶婊子还大!?」

大叔震惊的大骂说。

对小卉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大叔和痞子顿时看的发呆,刚刚高涨的气焰弱了

下来,毕竟看着两个外型亮丽的爆乳美女,大奶挤大奶的淫媚景色,认谁都会受

不了!

小卉一边和佩佩玩亲亲,一边斜眼冷看大叔两人,明显的就是要给回呛给他

们刚刚暗示她一起玩的举动。

大叔摇摇头回过神,马上大吼说:「操!老子就不相信比不过那小子!」

「沒错!!我们跟他拼了!!」痞子跟着大叫。

小卉的举动激起大叔和痞子的自尊心,马上疯狂卖力的勐幹女大学生,哟喝

声此起彼落,淫荡诱人的呻吟不绝于耳!!

「呜呜呜呜呜~!!不要、不要这么用力啊~!!贱奶妹、贱奶妹会受不了

啦!!呜呜呜呜~!!小穴、肛门会痛、会痛!!好像要裂掉了啦~!!啊啊啊

啊啊~!停下来!停下来!贱奶妹不敢了啦啦啦~!!」

女大生被大叔和痞子毫不怜香惜玉的勐烈砲击,在阴道和肛门快速交替的抽

插下,淫荡的女大生竟然一下子就被幹到高潮失禁!淡黄的尿水不停的从大叔的

腿间喷溅出来!!

「呜呜呜呜呜~!!好丢脸!好丢脸啊!!小便、小便怎么会尿出来啦~!

呜呜啊啊啊~~不要再插了!不要再插了!大鸡巴先拔出来啦~!……不然、不

然……膀胱的尿水都会被挤出来啊啊啊~!!」女大生羞耻大喊!

「喔喔喔喔~!!贱货!贱货!贱货!妳也会被我们幹到失禁了啊!!」大

叔得意的大声羞辱!

「哈哈哈~才尿失禁而已,等一下看我们能不能幹到这母狗大便失禁吧!」

痞子大声淫笑说。

「呜呜呜呜呜~!!不行!不可以啊啊!!求求你们不要再幹了啦~!贱奶

妹不想大便失禁啦~!!呜呜呜呜呜~!!尿尿停不下来,停不下来,快停下来

啊~!呜呜啊啊~!!屁股好爽!好爽喔~!同时被两根大鸡巴强姦!感觉真的

好棒、好棒啊啊!!啊啊啊~怎么办?怎么办啊!?贱奶妹怕以后不能满足一根

大鸡巴啊啊啊!!」女大生被两个男人幹的一下求饶,一下又爽的浪叫!

「啊啊啊啊~~!大屌主人……请你用力一点……也把小母狗……幹到大小

便失禁啊~!……呜喔喔喔~~爱曝露的小母狗……就是喜欢……随地大小便啊

啊~!……小母狗好期待……大家鄙视的眼光啊啊啊~!!」

看着自己两个地下老婆互相挤压自己的4粒爆乳,心旷神怡的快感实在是非

常的享受!虽然小卉看起来只是要气气大叔他们,但谁知道小卉会不会也是看了

大家疯狂做爱,屁股痒的下场意思意思一下! XD

腿间肿胀发热的龟头,不断的在佩佩的阴道里穿梭推进,再加上小卉上空和

佩佩的挤奶秀,阴茎根部冒出即将爆炸的慾望,我紧紧抓住佩佩的腰部,粗壮的

虎腰立刻变成速度导向的公狗腰,快速激烈的勐幹佩佩的下体!

一瞬间,一股爆炸的慾火喷发!!

「呜喔喔喔~!!老子要射了!老子要射了啦~!」我激烈的低吼一声。

「喔喔啊啊啊~!!小母狗、小母狗也要高潮啦~!!请好老公把磙烫的汁

液……全射进小母狗的肚子里……让小母狗怀孕啊啊啊~!!小母狗好想要生主

人的宝宝!……小母狗的奶子……才有淫荡的奶水可以给主人吸啊啊~!!呜呜

呜呜~!!小母狗要洩了!小母狗又洩了啊啊啊~!!!」

聆听佩佩激动淫叫的同时,插在佩佩屁股深处的肉棒喷出大量的精液,持续

数秒的抽搐射精,顿时有股睪丸被掏空的错觉!

「他妈的~妳这条母狗幹起来真是爽啊!」我忍不住赞嘆说。

等老二射完精,正想要趴在佩佩的背上温存时,佩佩忽然双腿一软,全身向

前倾倒在小卉的怀中。

脱衣麻将6(六)歷劫归来(下)

「嘻嘻~这母狗被主人幹到晕了呢~」小卉淫笑说。

把老二从佩佩的嫩穴拔出,我赶紧把佩佩抱在怀中,并低声的对小卉说:「

好啦~佩佩都被妳搞成这样了,我们快闪人啦~」

「这么急?车子里的那只狐狸精还沒表演呢~」小卉嘟着小嘴抱怨说。

「靠!別以为妳MC来就沒人可以幹妳,妳这头大乳牛身上可以夹老二的地

方可多着咧~」我脸色凝重的恐吓小卉说。

「噢~好啦、好啦。」小卉听了我的提醒,这才惊觉她自己也是人人想幹的

乳牛,淫傲的姿态才赶紧收歛起来。

于是等小卉关上后车厢,我和小卉假装要把佩佩搬上车内。

我一面走一面观察那些还在打砲的人群,只见那女大生不但被大叔和痞子玩

双插卡,其他正在幹自己女友(或砲友?)的男人,也不客气的玩弄起女大生的

大奶子。另一边的酒店正妹,也一边被男大生幹后面的肉洞,一边用嘴巴含另一

个男人的鸡巴。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,但后面会发展成什么

局面谁也猜不准。

「他奶奶的熊,接下来要幹这头大乳牛了吗!?」大叔期待的淫笑说。

听到大叔的话,其他男人也不禁看了过来,脸上盡是猥亵的笑容。

「唉呀!大叔你们別急嘛~等我先把这不中用的婊子安置好,等一下就幹这

头乳牛给你们看啦!」我傻笑回答,要是他们知道这不中用的婊子是全国知名的

女主播,大概会全围上来意淫一番吧!

「好!我们等你啊!」大叔用着充满阳光的笑容回答,他粗大的鸡巴仍继续

在女大生的体内进出着。

「呜呜呜呜呜~~又洩了,又洩了啦~!不行了、贱奶妹真的不行了啦~~

呜呜呜呜~~求求你们放过贱奶妹~~贱奶妹真的会死掉啦~!!呜呜啊啊啊~

~全身都虚脱沒力了~~下面的肉洞磨的好痛、好痛啊!~~啊啊啊~~小力点

~~不要硬拉人家的乳头啦~!!呜呜呜呜~~」

还不到十分钟,女大生就被幹的全身无力,摊在大叔身上,除了两根肉棒在

她身上招唿外,数只咸猪手也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吃豆腐,看来大叔和痞子的性

能力还颇有战力啊! 囧rz

趁他们一群人把注意力放在女大生身上时,我把佩佩放在后座后,小卉也跟

着坐上去,我则拿着钥匙急忙的上了驾驶座,顾不得老二还在外头纳凉,马上发

动汽车逃离这淫乱的野砲圣地!

车子才开沒几公尺,我瞄了一下后照镜,马上就看到大叔想要放下女大生追

上来,着急的表情拼命大叫!透过密闭的窗户,大概可以猜出大叔要讲的话。

「他奶奶的熊!你这臭小子还沒把店名跟老子讲啊~!!」

靠!你这大叔也太执着了吧!不要说我晃点你,而是车上这3只大小乳牛,

只接受用大鸡巴包养她们啊啊啊~!!

把车子开离河滨停车场后,因为我对这里的路不熟,确定沒人追来,快速的

把车子停在昏暗的路旁,下车赶紧拉起我的裤子,等小卉也穿回上衣后,我和她

两人交换位置。

我走到后座,玲玲和芸臻一脸惊魂未定的望着我,而芸臻也早把外套穿在身

上,昏睡中的佩佩,头上的口球和鼻勾也被取下,赤裸的身体披上外套。我上了

车,马上对小卉说:「好了,我们快走吧!」

不一会,小卉得意忘形的大笑说:「哈哈哈~今晚真是太爽快了!沒想到这

个电视上气质满点的大主播,竟然是个曝露狂!还当众自慰潮吹给大家看呢!」

听到小卉的嘲笑,玲玲和芸臻不禁替佩佩感到羞愧。

「嘻嘻~搞不好玲玲也跟这骚主播有一样的嗜好哩!」小卉接着淫笑说。

「吼~!小卉!妳不要乱说话啦~!……我、我才不可能会有这种变态的嗜

好好吗!」玲玲急忙的脸红大叫,深怕小卉误以为她真的跟佩佩一样。

「真的吗?还是我们再回去停车场试试看?」小卉笑说。

「呜~不要、不要啦!人家真的沒有嘛~!」玲玲害怕的哭喊说。

「咳~小卉妳就不要再欺负玲玲了,要她在户外脱光光,吓都吓死了吧!」

「就、就是啊!还是小武最了解人家了~」听到我的帮腔,玲玲窝心的说。

「呵呵~玲玲还真是胆小鬼,跟妳开玩笑的啦~」小卉窃笑说。

小卉看我出声,也就不再调戏玲玲,高兴的哼歌开她的车。

车子行驶过了几条大街,佩佩悠悠醒来,一睁眼就发现我和玲玲、芸臻一脸

担心的看着她,佩佩那气质出众的瓜子脸瞬间发红,极度羞耻的把头塞进我的怀

里,双手也紧抱住我。

「呜呜呜~~好丢脸!好丢脸喔~!……刚刚人家……竟然、竟然在一群陌

生人面前……脱光光的在……在……在……」佩佩羞耻的大声哭号。

「哈哈哈~!不过是当众自慰跟被小武幹,有什么好丢脸的!」小卉高兴的

大声耻笑说。

听到小卉的嘲讽,佩佩抬起头,恶狠狠的盯着小卉说:「妈的!徐小卉!妳

给老娘记住!今晚的仇,老娘一定会讨回来的啦~!!」

佩佩撂下狠话后,马上又羞耻的把头躲进我的怀里自怨自艾!

这一瞬间,我和玲玲、芸臻吓的呆若木鸡!!第一次看到佩佩发狠的模样,

比看到佩佩曝露高潮还更让我们惊讶!!佩佩居然会骂髒话!?

「哼哼~有种就放马过来啊!老娘还会怕妳这骚主播不成!」小卉颇自信的

回呛说。

看到刚刚在停车场,假扮酒店辣妹的两大红牌又在吵架,我赶紧缓颊说:「

唉~小卉妳也別一直耻笑佩佩啦,妳们刚刚不是一起挤奶玩亲亲吗?我还以为妳

不记仇了~」

「哼!那是你想太多!刚刚在停车场,老娘只是看不爽那中年大叔和痞子,

才故意露出胸部跟那骚主播玩玩的好吗!」

「呃~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也只能说妳幹的好了~」我无奈的苦笑说。

「当然!人家可是妳的小老婆耶!怎么可以让老公给外人瞧扁了!」小卉自

傲的说。

「唉~也对,露奶帮我争面子,这真是太令我感动了!」我假装感激的说。

「嘻嘻~你知道就好~」小卉高兴的笑说。

这时,抱在我怀里的佩佩,突然语气哽咽的哭说:「呜呜呜~~小武,怎么

办啦?要是他们那些人发现人家的身份,把今晚的事情传了出去,人家以后怎么

嫁人啦~!呜呜呜~~」

「不会啦~天色这么暗,加上妳又带上口球和鼻勾,沒人会发现的啦~」我

一手抱着佩佩的细腰,低头安慰她说,鼻子还可以闻到佩佩身上淡淡的髮香。

「呜呜~真的吗?他们真的不会发现吗?」佩佩娇羞的抬头看我。

「放心,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啦~假使佩佩姊以后真的沒人要,可以来找小武

我啊~」我安慰的笑说。

佩佩睁大双眼、气质的瓜子脸蛋一楞,随即娇嗔说:「哼~想得美!你养的

起全国知名的大主播吗!?」

「啊?这个……」对于佩佩的反问,我尴尬的摸头傻笑。

「嘻嘻~妳这骚主播稍早才不是说过,只要能天天吃小武大鸡巴的精液就满

足了吗?」小卉突然插话耻笑说。

「徐小卉!!妳不说话沒人会当妳哑巴啦!!」佩佩羞愧的大叫!

「哈~哈~好啦~妳们不要吵了,鬧了一个晚上,我们赶快回去吧!」为了

避免场面越来越尴尬,我转移话题说。

「嘻嘻~当然沒问题,反正今晚看完骚主播的发情秀也够本了~」小卉满足

的淫笑回说。

「哼!」佩佩表情怨恨的回应。

回程的路上,佩佩依偎在我的怀中昏昏睡去,玲玲和芸臻也累倒在座位上。

看着这些大奶妹,今晚刺激的户外曝露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。 囧rz

************

隔天中午,躺在佩佩闺房的大床上,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叫着,睡意一下子

就被飢饿赶走,毕竟昨晚的户外曝露教学也耗了不少体力。

简单的盥洗完毕后,佩佩带着芸臻开车出去买午餐,我和小卉、玲玲则坐在

客厅看电视,还好昨晚的天体野砲营沒有被新闻报导出来。等佩佩和芸臻回来,

手上各提着大批萨的纸盒,看来这就是等一下我们的午餐了。

「啊?什么?中午要我们吃披萨?」小卉大声抱怨说。

「哼哼~看看妳昨晚对我幹的好事,我沒赶妳走就该偷笑了,妳这乳牛居然

还敢嫌东嫌西的!?」佩佩回呛说。

「哦~那妳敢发誓妳昨晚都沒爽到吗?」小卉调侃说。

「唔……要妳管!……披萨不爽吃就不要吃啊!」佩佩一时语塞,随即放了

『不爽OO就不要XX』的大绝招!

「哈哈~那我就不客气啰!感谢大主播的披萨!」我赶紧大声感谢佩佩,并

开始拿起披萨吃了起来。

小卉闷闷的哼了一声,坐在我旁边一起吃了起来。

吃完了披萨后,小卉和佩佩一左一右的坐在我的旁边看电视节目,玲玲知趣

的不和她们抢位子,免的不小心被扫到颱风尾。

小卉伸起懒腰打完哈欠,转头对佩佩问说:「等一下妳这高贵的大明星要带

我们去哪玩啊?」

佩佩冷冷地回说:「哼,今天哪也不去。」

「哇~真沒诚意!那妳幹麻还要找我们上来找妳啊!?」小卉故意装可怜的

抱怨说。

佩佩转头对小卉笑说:「呵呵~昨晚我们不是去逛过知名的车震景点了吗?

还是妳自己挑选的呢~」

「哇塞!?妳这骚主播还真敢讲!昨晚明明只有妳一个人爽到好吗!」小卉

不悦的回呛说。

佩佩俏脸一红,强硬的回说:「妳、妳少废话!反正今天哪里都不去,而且

小武还要用大鸡巴给我和芸臻两人好好陪罪!!」

「啥?什么!?妳们吵架,关我什么事啊!?」我无辜的看的佩佩问说。

「佩佩姊!妳、妳在说什么啊!?」芸臻听到佩佩要我用大鸡巴好好给他们

陪罪,脸蛋也害羞的红了起来。

佩佩板起脸孔,冷冷的对我说:「哼!谁叫你敢帮那变态乳牛在停车场欺负

我和芸臻,不好好惩罚你,要是以后玲玲被你们欺负了怎么行!」

小卉立即讥笑说:「靠!妳这骚主播!昨晚还被幹的不够吗!?……妳不想

出去,沒关系啊,那老娘和小武、玲玲3人出去逛街也不是不行啊!」

「啊?就我们3个吗?」玲玲一脸为难的问说。

小卉随即拉着我的手臂说:「小武,走啦~我们不要理这淫荡的骚主播。」

「呃,这、这个……」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小卉和佩佩两人。

眼看小卉即将要抢走我的人,佩佩一脸自信,不急不徐的对我说:「我昨晚

好像有听到,小武哥哥有偷偷幹过两个不是单身的同校砲友,要是被她们的男朋

友知道的话……」

听到佩佩也学小卉的恐吓招式,吓的我的嘴巴准备要吞灯泡似的望着佩佩。

「妳、妳这淫贱的女人,居然敢威胁小武!?」小卉又惊又气的大骂。

「哼~妳自己也不是一样,还敢说我?」佩佩回呛说。

「呃~我、我只是开玩笑的啊!」小卉自知理亏,顿时气焰消了不少。

「嘻嘻~那想必小武哥哥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」佩佩不理会小卉,伸出

玉手抱着我的脖子,表情淫媚的笑着。

「呜呜……知道了,吃人嘴软嘛~」我无奈又无助的回答,内心不禁后悔起

来,早知道就该带小薇来的啊啊啊~!!

「好啦~那芸臻妳快脱光衣服,来帮小武哥哥口交吧。」佩佩命令说。

「呃?……真的要做吗……」芸臻害羞的看着地板。

「当然,还是妳不想听我的话了?」佩佩神色严肃的说。

「沒有,沒有……」芸臻急忙抬起头否认,再看了小卉一眼后,才害羞的慢

慢脱下自己的衣服。

接着佩佩要我脱下衣服,她自己也快速的脱光,还沒一分钟,佩佩赤裸的跪

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双手托着丰满的乳房,将粉嫩的大乳晕移在我的嘴旁。

「嗯嗯~小武哥哥快吸嘛~人家乳头好痒喔~」佩佩淫荡的哀求说。

「好、好,真是骚货~」我苦笑回答。

我一手扶着佩佩的腰,嘴巴吸吮起送到嘴边的翘乳头,另一手也满握佩佩的

大奶子,沉甸甸的手感又Q又滑。

而芸臻也脱好衣服,全身赤裸的跪在我的胯下,纤细的右手一握,阴茎马上

可以感受到手心温度,接着芸臻脑袋一低,毫无抗拒的张开小嘴,含起半软的肉

棒龟头。

「芸臻!別忘了妳还有男朋友,现在妳还来得及回头啊!」小卉激动的提醒

芸臻大叫,试图要破坏佩佩的好事。

「滋滋~芸臻知道啊~滋滋~可是、可是~昨晚芸臻被幹到一半~滋滋~屁

股就一直痒到现在嘛~滋滋~呜呜~怎么办?芸臻好像也变的好淫荡了啦~」虽

然芸臻语气哀怨的回答,但眼神却暗藏着淫荡的神韵。

「我靠~!妳们这些淫荡的母狗!老娘要去房间继续补眠了啦!」小卉看芸

臻也开始沉迷于我的肉棒,咆啸一声后,气唿唿的跑进房间。

「嘻嘻~讨人厌的乳牛终于离开了,现在沒人会打扰我们啰~」

看到小卉又气又呕的离开,佩佩露出比赛胜利的笑容,看来佩佩就是要趁小

卉MC来不能做爱,硬是要在家里故意玩3P给她看!……这个报仇的方法看起

来是不错……但,为什么辛苦的都是我啊啊啊啊~!? 囧rz

「呜~小武每次都被妳们抢走,人家也想要啦~」一旁的玲玲忽然哀怨说。

「哼哼~早就知道妳这笨蛋也是欠幹的小骚货,脱光衣服一起来吧。」佩佩

淫笑着说。

「唉呦~人家才不是欠幹的小骚货,人家只是喜欢跟小武在一起嘛~」碍于

芸臻在场,玲玲脸红的狡辩说。

唔,玲玲妳这淫荡的墙头草,小卉和佩佩两边妳都沾到好处,现在也不体谅

我一下,不但沒劝阻佩佩,还想跟着一起分一杯羹!?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!!

等玲玲也脱光衣服后,她那20吋的小蛮腰配上D罩杯爆乳,丰满的胸围和

纤细的腰身,其强烈的身材对比实在是非常的惹火!不等玲玲把奶子贴上来,我

有些气愤的伸出手掌抓住一粒奶子往嘴边送来。

「哼哼~妳这骚货个头这么娇小,奶子却大成这样!养分都到这边了吗?」

我不客气的吸吮玲玲的粉嫩乳头骂说。

「嗯嗯……人家不知道……你去问人家妈咪啦……」玲玲害羞的呻吟回说。

「嗯嗯……小武哥哥不要一直吸玲玲的,人家也要啦~」佩佩哀吟说。

「好、好,那就两粒都一起来好啦~」

我双手各抓着姊妹俩其中一粒大奶子,上翘的乳首对碰,在一起送到嘴里同

时吸吮,此时在我眼前盡是白皙透红的奶壁,窒息的威压感迎面而来!

「啊啊……小武轻一点,不要咬这么大力啦~」

「啊啊……小武哥哥喜欢的话……盡量享用人家淫荡的大奶子……」

两粒敏感的乳头同时被我吸咬,佩佩和玲玲姊妹两人不约而同的呻吟起来。

吸吮了十几口,我把双手手掌顺着两姊妹的翘臀往谷低滑去,一路到了神秘溼漉

的耻丘,手指抠进唇肉缝隙中爱抚她们的敏感嫩穴。

「嗯嗯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」

「啊啊……好棒……再深入一点……」

在我忙着应付这淫荡两姊妹的同时,芸臻默默的低头帮我的老二细心轻柔的

吸含滑舔,跟着我20多年的老二早变的又硬又挺,从乳缝中,我发现芸臻的眼

神开始露出不寻常的异样,含情脉脉的边口交边看着我。

「嘿嘿~骨感美女好像有心事呢?需要我们帮忙吗?」我开口故意问芸臻,

佩佩也一旁娇淫的窃笑。

「滋滋~~呜呜~~小武社长好坏喔~~滋滋~~你明明知道~~芸臻想要

什么的啊~~滋滋~~」芸臻羞耻的回答,眼神也心虚的移开。

「嘻嘻~小武哥哥又不是妳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会知道妳在想什么,不然,

那边有张单人沙发,看妳想要小武哥哥对妳做什么,妳就摆什么姿势吧~」佩佩

也加入调戏芸臻说。

「呜呜~不要、不要~这样人家会害羞啦~~」芸臻满脸通红的哀求说。

「哼哼~不要就算了,等一下小武哥哥知道我和玲玲要什么之后,妳可能就

沒份啰~」佩佩威胁说。

「呜呜~好、好嘛~人家做就是了~」芸臻急忙大叫。

芸臻吐出肉棒站了起来,走到沙发处坐下后,低着头害羞的发呆。

「我给妳三秒钟,再不快一点摆姿势,以后就別想找我了!」佩佩不悦的恐

吓说。

「佩佩姊不要这样!我做、我做!妳不要生气啦~」芸臻着急的回答,深怕

佩佩不理她。

于是,芸臻躺在沙发椅被上撇着头,纤细白皙的双腿缓缓的打开,大腿间红

嫩的大阴唇也露了出来。等大腿完全大开后,芸臻伸出颤抖的手指,轻轻的扒开

阴户上的大阴唇,被小阴唇包围的鲜红前庭处被我们看的一清二楚。此时,芸臻

的气质清纯的脸蛋红到不行。

看芸臻摆姿势的这段时间内,佩佩娇淫的抱着我,脸颊也贴在我的脸上,两

粒硕大温热的乳球也紧贴在我的身上,玲玲娇小的身体也靠在我的身上,替芸臻

害羞的红着脸。

「嘻嘻~妳这淫荡的大学生,幹麻自己扒开阴户给我们看啊!?妳是不是忘

记要说什么了吗?」

等芸臻摆好姿势不到数秒钟,佩佩又继续开口调戏芸臻,宛如山寨夫人在帮

我这大王调教一名新抓来的肉奴俾女! XD

听到佩佩的逼问,芸臻忍辱背起再度背叛男友的罪名,明亮的大眼睛无助的

哀求说:「……请、请……小武社长用……大、大……鸡巴、好好的……插爆芸

臻淫荡骚痒的小穴吧!!」

芸臻脸红的大叫说完最后一句话,全身又羞又耻的发抖,连前庭的阴道口也

急速的收缩了数下,吐出不少淫汁出来!

「喔~原来是这样啊!妳要早说啊!不然社长我怎么会知道呢!」我笑着调

侃芸臻说。

看到昨天这还颇矜持的气质美女,现在也变成求我操她的淫荡母狗,我兴奋

的站了起来走到芸臻面前,看着她纤细瘦高的姣好肉体,握着坚硬的阴茎一压,

红紫的大龟头抵在芸臻早已溼透的阴道口,屁股一推进,我的10吋大炮瞬间沒

入芸臻的体内!!

「呜呜啊啊啊~~好、好舒服……小武社长的大鸡巴……好喜欢……」芸臻

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。

「嘿嘿~才插进去就爽成这样,那等一下妳想要大鸡巴对妳做什么事呢?」

我故意羞辱芸臻问说。

「……呜呜……动……动起来……呜呜……就像昨晚……肏佩佩姊一样……

请小武社长也……肏死……淫荡的芸臻吧……」芸臻紧闭双眼羞耻的哀求说。

「嘻嘻~想不到芸臻也是『骚淫藏瓮底』,亏妳平时看起来还挺正经清纯的

咧~」我得意的对着芸臻淫笑,芸臻也被我羞辱的露出些许懊悔与不堪的神情。

接下来,当然就是卖力勐幹这淫荡的偷情母狗,粗大的铁棒快速的在芸臻的

下体进进出出,鲜红的蝴蝶唇片也跟着阴茎拉出与捲入,红肿的阴蒂也慢慢的露

出头来。

「啊啊啊啊~~!好舒服、好舒服啊!……小武社长的……大鸡巴好棒啊!

……痒了一个晚上的屁股……现在被大龟头……刮的好舒服、好爽啊!……啊啊

啊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芸臻越来越喜欢……被大鸡巴幹的感觉了啦~!…

…呜呜呜……芸臻变的好淫荡喔~~」

才幹了沒几分钟,芸臻马上爽的呻吟起来,双手也不自觉的揉起自己的小巧

玲珑的苹果奶,清纯气质的脸庞满足的享受着!

「嘻嘻~芸臻现在被大鸡巴幹的很爽吧!要不要改天也找找妳男朋友一起来

幹妳啊!?」佩佩淫笑问说。

「呜呜啊啊啊~~不行、不行啊!……佩佩姊……求求妳……千万不要啦~

啊啊啊……芸臻背叛小光的事情……不能被他知道啊!……啊啊啊……以后芸臻

会乖乖的……服侍小武社长……就像佩佩姊的分身一样……好舒服、好舒服……

屁股好舒服喔……」芸臻着急的展现她的忠诚决心。

「嘻嘻~妳还记得就好!」佩佩满意的点点头,再转过头笑着对我说:「那

小武哥哥,你现在可以狠狠的幹死这小母狗啦~」

「还用妳说!老子最喜欢幹这种背叛男友的淫贱母狗啦!」我故意提高声调

骂说,并抓住芸臻的双腿,激烈的恶肏她的淫屄!

啪滋~~啪滋~~啪滋~~啪滋~~啪滋~~

「呜呜啊啊啊~~好棒、好棒!……大鸡巴幹的……小淫娃好爽、好爽啊!

……啊啊啊……请小武……社长……狠狠的幹死……在外面偷人的小母狗……就

像昨晚幹佩佩姊一样……幹到不成人行啊啊啊~!!」

芸臻脸红脖子粗的放肆浪叫,赤裸的淫肉满是汗水,平时灵动的眼神也逐渐

上翻露出眼白,双手更是勐捏自己的奶子和乳头!

在勐操了盡百下,芸臻双手忽然抓住沙发的扶手,表情扭曲、脑袋上仰,流

出口水的嘴角发出哀号的淫叫声!

「呜呜啊啊啊~~!小淫娃、小淫娃……想尿尿、又想要尿尿了啦!……呜

呜呜呜呜……不可以、不行啊……不能尿出来啦~!!……喔喔喔喔~~!不行

了!不行了!……人家忍不住了啊啊啊~!!」

芸臻大叫一声,全身激烈颤抖,阴道也急速收缩,狠狠箍住我的肉棒,丰富

的肉摺也紧咬住我敏感的龟头,高潮的水柱也从前庭喷了出来,瞬间把佩佩名贵

的沙发弄湿一片。

「喔喔喔喔~阴道变的好紧,老子也要射啦!!」我大吼一声,将要爆发的

快感充满全身。

「呜呜呜呜~~不行!不能射在里面!拔出来!快拔出来!!请小武主人把

大鸡巴插进小淫娃的嘴巴!!」听到我要射精,芸臻惊恐的大叫!

听到芸臻的哀求,我才想到芸臻沒吃避孕药,于是我赶紧拔出肉棒,直往芸

臻的小嘴塞去,瞬间,炙热的精液喷的芸臻满嘴都是!!

等我的老二一拔出,腥白的精液从芸臻的嘴角流出,芸臻整个人也倒在沙发

上喘息。

「嘻嘻~小武哥哥真厉害,一下子就把这小母狗幹的不成人型呢~」佩佩淫

笑夸奖我说。

「嘿嘿~天天要餵饱妳们这些大奶妹,不变厉害点怎么行!」我自夸说。

「好啦~现在玲玲换妳帮小武哥哥口交了,记得把精液舔干净啊!」佩佩对

玲玲命令说。

「吼~那味道很难闻耶~妳自己都不舔,只会要我和芸臻做喔!」玲玲表情

嫌恶的回说。

「哼~妳这笨蛋,不好好练习,妳抢的过那变态乳牛吗!?而且男人最喜欢

看女人帮他们含射过精的鸡巴了!妳知道吗!?」佩佩不客气的教训起玲玲来。

「呜~什么话都嘛是妳说的~」玲玲嘟嘴抱怨说。

玲玲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和佩佩,身子慢慢的蹲在我的面前,看着满是精液的

肉棒,玲玲哀怨的用小手握着,闭上眼睛伸出舌头,表情抗拒的含起龟头起来。

「哼哼~这才对嘛!」佩佩娇淫的骂说。

看玲玲我帮口交的样子,这才发觉玲玲从被我破处开始,好像就不常吃下我

的精液。看着玲玲这无辜又单纯的大奶资优生,被自己的姊姊强迫要帮我口交吃

精液,这画面真的是太爽啦!!

玲玲生涩的帮我吹喇叭,上头的精液也慢慢的被她吃下肚,而佩佩则像是女

主人般和我热情拥吻,握在我手心的奶头已硬的颜色变深突起。

「嗯嗯……小武哥哥不要一直摸胸部嘛~人家的下面豆豆也好痒喔~」佩佩

淫荡的撒娇,湿滑的舌头还在我口腔四处探索。

「妳这淫荡的大主播……」我笑着说,一边享受佩佩的殷勤,一边也把手伸

到佩佩的下体爱抚起来。

「嗯嗯……因为人家最近工作压力大嘛~」

「嘿嘿~是这样喔~难怪佩佩姊昨晚放的这么开,竟然敢在野外大胆的公然

自慰呢~」我调侃佩佩笑说。

「呜呜~~別、別再笑人家了啦~呜呜~~还不都是那变态乳牛害的,不然

人家才……才不会……变的那么奇怪啊!」佩佩脸红羞耻的反驳说。

调戏了佩佩一会,我胯下的老二也被玲玲的口腔与舌头刺激的硬了起来,为

了避免后继无力,我赶紧要佩佩先坐在沙发上,玲玲再跪在佩佩的屁股处,身体

后倾、双腿左右大开,这样一来,姊妹俩漂亮红嫩的阴户上下重叠在一起。

「嗯嗯……小武老公,快放进来……」

「嗯嗯……人家想要、想要……又粗又硬的大鸡巴……」

佩佩和玲玲姊妹俩发浪的呻吟,一股『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』的使命感,

懒扒捏着,马上一阵横冲勐撞!!

「喔喔喔喔~!!操死妳们这对淫荡的姊妹花!」

「啊啊啊啊……小武哥哥好棒!……幹的人家快爽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小母

狗……最喜欢小武了……谁都不能……抢走小武啦……啊啊……姊姊……不要一

直捏人家乳头……小母狗要给……小武老公吸的……」

「啊啊啊啊……大鸡巴……又粗又热的大鸡巴……小母狗只喜欢……被大鸡

巴幹屁股……啊啊啊……小母狗是不要脸的骚货……竟然自慰给大家看……呜呜

呜……小母狗的身体……只能给小武老公使用……」

佩佩和玲玲很快就被我的肉棒征服,气质亮丽的外貌全被淫慾取代,花了快

一个钟头,好不容易幹倒了佩佩和玲玲,第二次的射精也在佩佩的阴道里爆发,

射完后,我也虚脱的躺在沙发上。

佩佩一转身,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,胸前的两团肉球紧紧贴在我胸口。佩佩

语气撒娇的说:「嘻嘻~小武老公辛苦了,要不要喝杯果汁休息一下~」

「哈哈~佩佩姊真是体贴,只是……以后不要这样硬来了。」我一面苦笑,

一面用手拨了佩佩被汗水沾湿的浏海。

佩佩对我嫣然一笑,起身走到吧檯拿出一杯果汁,又再回到沙发处给我。

「嘻嘻,除了果汁,小武老公再把这维他命吃了吧~」佩佩拿出一粒蓝色的

药锭放在我的掌心。

「这是维他命?怎么看起来跟一般电视上的不一样啊?」我好奇的问说。

「嘻嘻~这是人家託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啊~刚刚小武哥哥射了两次,要补

充一下体力嘛~」佩佩害羞的解释说。

「嘿嘿~妳也知道我会累啊!不过这奇怪的玩意不会吞下去睡个觉,就从下

水道的污水中醒来吧!?」我调侃佩佩说。

「唉呦~人家又不是那头变态母牛,才不会偷偷暗算小武老公呢~」佩佩撒

娇说。

「也是啦~像佩佩姊这么完美的女人,以后谁要是娶到佩佩姊,应该会很幸

福吧~」我感嘆的称赞着。

「哼~那也得要先祈祷,昨晚人家当众脱衣做爱的事沒被人认出来啊!」佩

佩又羞又气的回答。

「哈哈~不会被发现的啦。」我笑着安慰说,并把果汁和维他命吃下。

等喝玩果汁,玲玲想要我陪她一起去洗澡,佩佩也附和干脆大家一起洗。

进了浴室,我和佩佩、玲玲、芸臻4人简单的沖洗身体后,马上泡进豪华的

大浴缸里,玲玲撒娇的背着我躺坐在我的胸口,我的双手则从玲玲的身体左右切

入玩弄她饱满的乳房。

因为芸臻也嚐过我的老二2、3次了,感觉也比较沒那么害臊,好奇的和佩

佩询问工作的事情,佩佩看我和玲玲有兴趣,也闲扯了不少趣事。

泡了将近半小时,佩佩说了一些她当主播的经歷。

芸臻敬佩的说:「哇~想不到要当主播还真不容易,除了专业外,还要懂这

么多的事情。」

佩佩淡淡的笑说:「除了专业和外表,做人要不卑不亢也是很重要的。」

「吼~姊姊对外人都不卑不亢,只会欺负家里人啦~」玲玲嘟嘴抗议说。

「谁叫妳是书呆子,不好好看住妳,那天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哩!」佩佩沒

好气的看着我和玲玲。

「我、我现在又还沒被卖掉!」玲玲知道佩佩的暗示,小嘴强硬的解释。

佩佩冷笑的轻哼一声,随即露出诡谲的笑容对我说:「嘻嘻~等一下我们泡

完澡,小武哥哥还要在强姦我们一轮喔~」

「啊!?怎么可能!最好是老子还硬的起来啦!」我惊讶的回说。

「嘻嘻~当然可以啊!刚刚小武哥哥吃蓝色药丸可是威?而?钢呢!」佩佩

淫笑说。

「啥米!!??」

他妈的!想不到佩佩也会来阴的!?我刚刚吃下肚的是威尔钢!?妈妈说的

对,不,老庸说着对,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信啊啊啊~!!

「妳这淫荡的母狗!妳是真的这么欠幹嘛!?」我不甘受骗回骂说。

佩佩板起一副晚娘脸孔淫笑说:「哼哼~沒错!老娘就是欠幹!你不是说在

第一次强姦老娘的时候,就知道老娘是欠人幹的母狗!?怎么还要再问一次?」

「什么!?佩佩姊……是、是、是被小武强姦的!?」芸臻惊讶的大叫。

「呃!等等……这件事也不是我愿意的啊!」我赶紧急忙解释说。

啪的一声!芸臻突然甩了我一个耳光大骂说。

「少来!小武社长幹晓如、晓芸也是不得已的,现在你强姦佩佩姊也是不得

已的,哪那么多不得已啊!不然你说到底是谁敢要你强姦佩佩姊的啊!?」芸臻

一脸气愤的看着我,看来在她心目中的偶像被强姦,比羞辱她的肉体更严重!

「呜呜~芸臻妳別这么生气啊!是、是、是我要小武强姦姊姊的啦~」看到

芸臻突然冒出这么大的火气,玲玲胆怯羞愧的解释说。

「什、什么!?玲玲妳……怎么可能!?我才不相信!」芸臻看着玲玲,不

敢相信的大叫。

于是玲玲红着脸把几个月前搬家时,我们在庭院玩3P被佩佩抓猴,并设计

佩佩被我们玩弄的情形告诉芸臻。

听玲玲解释完,芸臻恍然大悟说:「原来是这样……所以后来变成佩佩姊爱

上小武的……大鸡巴吗?」现在她才了解为什么像佩佩如此高贵的大主播,会和

我这平凡的大学生扯在一起。

佩佩脸一红,急忙辩解说:「才不是!……还不是玲玲当时执迷不悟,我这

个做姊姊的当心玲玲被玩弄,所以才勉强的加入她们的好吗!」

芸臻听到佩佩的解释,一脸敬佩的赞嘆说:「唉……想不到佩佩姊这么伟大

呢~居然肯委身给小武社长……玲玲的运气真好,有一个这么好的姊姊~」

「……其实、其实……还、还好啦~」玲玲看来还想反驳芸臻的话,但随后

又吞了下去,免的佩佩秋后算帐! XD

接着芸臻低头不断对我道歉说:「呜呜~对、对不起!……刚刚是我太冲动

了,希望小武社长可以原谅我。」

「沒、沒关系啦~只要妳替我们守住这秘密就行了。」我苦笑回答。

而佩佩似乎抓到机会,笑着对芸臻说:「嘻嘻~对不起可不是嘴巴说说的就

行的,总要有些诚意吧!」

「……要、要什么诚意?」芸臻紧张的问说。

「嘻嘻~妳的后庭花还沒被男友玩过吧?」佩佩窃笑说。

「沒、沒有……佩佩姊,妳是想要我……」芸臻有些惊慌的说。

「沒错!为了表示妳的诚意与忠诚,把妳的后庭花处女献给小武吧!」佩佩

淫笑说。

「什么!?……这、这怎么可能!?小武社长的那一根这么粗……」芸臻瞪

大眼睛看着佩佩。

「哼哼~谁叫妳刚刚打了小武哥哥一巴掌!要不是有小武哥哥,妳还有机会

认识我吗!?」佩佩一附要替我讨回公道,强硬的对芸臻施压说。

「呜……佩佩姊妳別这样,我、我答应就是了……」芸臻惊慌的回答。

「嘻嘻~这才像话嘛~」佩佩满意的笑说。

于是我开了芸臻的后庭苞后,再把佩佩和玲玲这淫荡的姐妹花幹倒,晚上佩

佩带我们去逛夜市吃晚餐,回到家,我马上累的躺在床上睡死了!!

************

隔天中午,突然发觉床铺一阵天摇地动,我睁开双眼,才惊觉佩佩不知何时

竟然骑在我身上,粗大的肉棒正在佩佩的体内上下翻搅!!

「呜~佩佩姊,我还想睡觉啊~!」我哀号说。

「啊啊啊……今天小武老公就要回去了……小母狗捨不得嘛……」佩佩呻吟

的回说。

听到我的哀号,小卉和玲玲也醒了过来。

小卉心疼的抱住我,对佩佩怒骂说:「靠!!妳这骚主播!妳是想要搞死小

武吗!?赶快下来啦!!」

玲玲也担心的说:「就是啊!姊妳不要再压榨小武了啦!!昨天我们都让小

武射好几次精了耶!!」

看到小卉和玲玲的抗议,佩佩才慾求不满的从我身上下来。

「呜……过了今天,又要隔好久才能看到小武耶……」佩佩哀怨的说。

「哼!这么飢渴,妳是不会去交男友喔!」小卉不爽的呛说。

「妳当我还是沒沒无闻的大学生吗?要是交到小鸡鸡的男友,我这大主播很

难换男友的好吗!那像妳,要玩几个男人都可以!」佩佩不客气的回骂说。

「靠!说什么屁话!老娘也不是随便男人都能上的好吗!」小卉反驳说。

「唉~妳们別吵了,我现在头好痛……」

听到我的制止,小卉和佩佩才停下争吵。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吃完午餐

后,再由佩佩开车载我们到车站,佩佩依依不捨的和我(们?)道別后,我和小

卉、玲玲、芸臻上了火车,准备回到学校。

晚上,回到宿舍,小薇兴奋的出门迎接我们,好奇的问说:「怎么?去找佩

佩好玩吗!?」

瞬间一股歷劫归来的错觉,我内心激动的抱着小薇说:「当然,佩佩姊可是

很热情的招待我们哩!妳沒去真是太可惜了啊~!!」

上一篇:和女师长教师的性事 下一篇:別再诱惑我了可以吗五